????在青枝埋头大吃肉包的时候,律子川胳膊一紧,被沈叔扯住疾走,避到了一条深巷中。

????沈叔原本是律将军身边从小一起长大的家仆,后来又随主人从军有功,律家还给他自由身,又一路提携他官至虞侯,他对律家那真是忠心耿耿。

????十年前律家出事之后,正是他抛弃身家性命,救得律子川在外。

????所以律子川几乎从不违逆沈叔的意思,当然,沈叔对这旧主人之子,态度也一向都是尊敬的。

????但今天没有。沈叔气得面色发红,沉声问道:“你这阵每天偷偷跑去村子外面也都算了,今日竟然进了丽山镇,少爷是活得不耐烦了?”

????两人逃亡以来,除了第一天,他从未称律子川少爷过,一向都是称字。

????律子川垂首道:“子川不敢。”

????沈叔见他如此模样,倒不好再生气了,只哼了一声,又缓缓问道:“是因为那村姑吗?”

????律子川道:“是的。”

????沈叔没想到他直接就认了,要说什么又忍住,走远几步,终于不吐不快,道:“那村姑成何体统?在街市上捧着肉包子吃!”

????律子川只淡淡道:“她家中一天只有一顿正餐,是一个窝头和一碗菜汤。早上中午只有素菜汤可喝。”

????沈叔叹息一声,道:“民生艰难至此!”

????又道:“子川,你既同情她,给她些银两也罢了,何必如此?朱府见过你的人也不少,若被人看见起了疑心,这……为着一个小小村姑,值得吗?”

????律子川冷冷道:“我是为着我自己,沈叔你不用管。”

????沈叔见他生气时周身升起一股戾气,与律将军当年相似,微微后退一步,但终觉律子川这般出现在村中镇上过于危险,便试探问道:“不如买了她来服侍你?都住在深山中。”

????律子川沉着脸,但想到沈叔毕竟是沈叔,还是解释道:“我只是喜欢和她聊天罢了,没有别的。”

????他真的不觉得有别的,何况宋青枝明明对那个地主家的胖儿子很感兴趣。

????宋青枝去了面棚下找到二妞,两人挽着手回村,一路想到那两个肉包,青枝觉得好像竹篮中装了珠宝一样珍贵。

????奇怪,穿越前也不这么喜欢吃包子啊。

????到宋村时已是晚饭时刻,青枝远远看见陈氏牵着青豆在村口等着,突然莫名地红了眼眶。

????她奔过去那两人身边,将青豆抱起,又摸出手帕包着的四十文钱给了陈氏。

????二妞也过来,与青枝两人争着对陈氏说丽山镇有多热闹,陈氏抿着嘴含笑听着,青豆也听得眼睛都直了,闹着下次也要去。

????回到家中,青枝掩上门就迫不及待地掏出了包子献宝。

????陈氏惊异问起哪里来的,青枝不敢说实话,只说是那芦荟胶收的定款。

????陈氏执意不吃,青枝没办法,只得将包子掰成两半,她与陈氏一人半个,青豆一整个,一家三口在院中站着将包子吃完了。

????见到青豆意犹未尽的样子,青枝笑眯眯道:“下次还买!”

????陈氏喝了一声,却也没再说什么。

????晚间洗浴之后,青豆已睡下,青枝抱过来一大堆洗过晒干需缝补的衣物放在干净的桌子上。

????陈氏见青枝头发尚滴着水,拿了一块干净的布,替她擦拭起来,擦完又细细梳顺。

????青枝见陈氏难得的温柔,坐着没有乱动,任她梳。

????陈氏叹息一声:“长大了……”

????宋青枝:不好意思我穿之前就已经二十二岁。

????陈氏今天第一次觉得有些佩服自己的女儿。

????她从小在宋村长大,婚后不久父母便去世了,很快公婆、丈夫也相继去世,这一年来她无一日不惶恐。

????可是青枝好像不一样,特别是近段时间以来,她很平和,甚至……快乐。

????丽山镇陈氏只去过一次,是婚前去买布料,她记得那里充满势利的富人们,没想到青枝一点也不害怕。

????她摸了摸青枝头顶,说了一声:“好孩子。”

????肩上的重担,好像有人可以卸下一点点了。

????这之后几天,生活如常,青枝仍每日上山与律子川聊天,陈氏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并不说什么。

????自从知道律子川喜欢朱姑娘,青枝觉得与他交往比以前容易多了,想到什么说什么,但本着尊重朋友隐私的原则,她没有再向他打听过朱姑娘的事。

????转眼又到了集日。

????陈氏现在已很信任青枝,同意了让她一人进丽山镇,青枝装了小半篮子鸡蛋和蘑菇干、蕨菜干就出门了。

????去丽山镇只有一条路,大家都从这里走,挺安全的,也不容易迷路。

????中午时分到了丽山镇,宋青枝见集日人果然比平时多,也顾不上吃面,先去上次二妞带她卖鸡蛋那条窄巷,将鸡蛋、蘑菇干与蕨菜干卖得了铜钱收起,这方有些忐忑地去了那胭脂铺。

????客人很多,青枝等到人流稍散时,方走到那掌柜跟前问道:“六日前我表哥来留下了一些芦荟胶……”

????那掌柜点点头,和善道:“卖得不错,我们自己用着也确实好,想还收购一些,你家中还有多少?一日能做出多少来?”

????青枝脑中算了算,道:“上次那种小瓷碗,大约一百碗左右吧,再要多的,估计得再等一两个月。”

????掌柜的点点头,面上既没有高兴,也没有失望的神色。

????宋青枝:本来还想察言观色定个合适的价钱的,掌柜的还真是天生的谈判专家呢……

????掌柜的对店伙使了一个眼色,店伙立即拿出几个小瓷瓶过来,每个上面都描着四时不同的花,还有软塞,瞧着挺精致。

????掌柜的对青枝道:“你那个瓷碗装着卖不上价去,这些瓷瓶我们店中按进价卖给你,二十文一个。”

????四碗面我买你个瓷瓶?!我饭都吃不饱的人。

????宋青枝沉声问道:“芦荟胶你多少钱一瓶收购?”

????掌柜的露出慈祥的笑容,道:“我们荣华胭脂铺最是公道的,一百文一瓶收购,扣掉二十文的瓶子钱,整整八十文一瓶,小姑娘,你家这一百瓶芦荟胶能卖八两银子呢!”

????八两银子,宋家一年的吃食有保障了。

????但宋青枝不知道为什么,越看越觉得这掌柜像狐狸,问道:“你们卖多少钱一瓶?”

????掌柜的微微一笑,道:“五百文。”

????宋青枝心里骂了一句娘。